您的 位置: 执业医师网 >> 会员投稿 >> 正文

顺经取穴之探讨与综合治疗

作者:何北水 阅读:1000
顺经取穴之探讨与综合治疗
何 北 水
 
        笔者受启迪于1981年一个朋友被毒蛇咬伤脚趾,一名蛇医从上向下搽药的谈话。
        理论概念:
        手三阴由胸走手,手三阳由手走头,足三阳由头落脚,足三阴由脚往胸走。从胸走手手上头,手之阴阳如此走,从头落脚返腹胸,足之阳阴顺此流。
        要点概述:
        选择相关穴位,按阴阳经络循环方向顺序扎针(注:扎针前先注射相关药物或于扎针前1小时先口服内服药),使针感波按顺序逐步推动,使麻痹区处于休眠或半休眠状态的经络、细胞复苏,从而恢复其病部的代偿功能;以提高药物疗法的药理通透与功效值,增加综合治疗效果。
        病例说明:
        病例之一:A小姐,女,当时8岁,现沙河镇板坑田心村人。1986年双下肢不明原因突发性全瘫,在清远市人民医院住院7天无效,后转清远市中医院住院10天亦无效,院方开具介绍信希转上级医院确治。后经其亲戚介绍余医,20多天痊愈。2003年已婚,至今无后遗症(当时病者家属的感谢信与笔者心得已报总校)。
        病例二:B女士,女,当时50多岁(新洲镇金山某老板之母),沙河板坑麦仔夫村人。1994年双上肢呈水光色全瘫,经广州、佛山、上海瑞金医院等多家治疗无效。后经介绍余医,历治约30天痊愈,一切功能恢复,无后遗症,今尚健在。
        病例三:C先生,男,当时60多岁,板坑婆塱村人。1994年高血压中风,发病后几小时内即邀余诊治,当时正值农忙,5天即康复下田劳动,无后遗症,今尚健在。
        病例四:D女士,女,74岁,太平镇龙湾村人。2004年2月患蛛网膜下腔出血,清远市人民医院经诊治下病危通知,手术治疗费用要11万元。因支付不起昂贵的手术费,回家邀余诊治,历10天痊愈,暂未见后遗症。
        病例五:F小姐,女,23岁,太平镇龙湾村人。2003年因在清城脑部外伤引起上肢交*麻痹,手指功能丧失。在清远市人民医院治疗,后因笔者外出未归找不到余而前往广州三九脑科医院,住院一个多月,前后花去近6万元无效。于今年5月24日经余诊治7天痊愈。今已到佛山打工,未随访。
        病例六:G小朋友,男,一岁半,沙河镇人,家长代诉:可能是学步前肌注引起左脚外拨,查左脚约短1公分。曾先后到过广州等地,治疗近半年无效。于2004年5月24日续余诊治,7天矫正,开4天药回家后,嘱其家长:若有反复,再来复诊。至今未回,亦未随访。
        经验概括:
        笔者认为:由于针感的传道受经络循行方向规律的支配,故顺经取穴的针感更优于非顺经取穴法的针感波(即不规则扎针与不规则行针)。特别是对麻痹病位的通透作用更为明显,同时也较好地解释了因经气不通而产生的经气逆行所出现的晕针现象。顺经取穴法加药物的综合治疗理念,既能大大地缩短单纯的针灸疗程,又较好地解决了药物对麻痹区的、处于休眠或半休眠状态的经络、细胞的不作为或不甚作为缺陷。如上诸症,笔者在临床实践,很多病便都是经过别人针灸或单纯药物治疗无效者,而笔者采用顺经取穴法加药物的综合治疗而获效的。余感觉疗效确切,患者口碑亦佳。故冒昧提呈,供有兴趣之同道参考,祈尝投芝麻收冬瓜之愿,借此亦祈同道斧正。

中华执业医师网  学会官方信箱: m131411819@163.com 学会官方联系电话:13922719413